棋魂亮光反逆朱修全职伞修琅琊靖苏黑塔朝耀HP德哈rps凯歌及衍生 基本all主角受控鲁鲁赛高叶修我嫁声优本命福山润三次元男神胡歌歌

【靖苏】魂归 02

三个月,梅长苏做到了。

这是他最熟悉的战场,最了然的敌人,也是最心碎的所在。曾经,在这里,他几乎失去一切,徒留一命。他不信命,他反抗,挣扎,一路走过步步为营,十几年的苦心筹划断无失败之理,身上背负的七万冤魂也不允许他失败。心血熬尽,两年光阴,最难测的人心也失陷于他股掌翻覆之间,不负他昔日天才之名。


“能在最后的时间里重温昔日豪情,马革裹尸还,也算死得其所……”

得胜凯旋后回帐休憩,他不经意间这样对蔺晨说时,一向不正经的友人那一瞬间的暴怒却是他始料未及的。他知道,蔺晨一开始就是反对的,可最后又总是会对他妥协,每一次都是。仅仅一瞬间,就看到蔺晨重重回原来那没皮没脸的样儿,抿嘴看他一眼,无话走开。

他不是不知道身边之人都在想些什么,大家的想法他又怎能不知?只是,对这时日无多的他而言,能够考虑,能够顾及的,已经越来越少了。他只能把最重要的事项全部优先,剩下的,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。

就像他和那个人——

萧景琰,曾经的林殊青梅竹马的好友,原来的靖王现在的太子,将来的,皇帝。

——之间的关系,一样。


十几年来,旧日往事每每漫上心头总会扯出一片疼痛,萧景琰自然总在其中。

他和其他那些昔年旧人一样,却又不一样。

萧景琰,总是他最牵挂不下,又不得不放下的那个人。

为了这个国,和家,他让景琰走上了有去无回的夺嫡之路。夺嫡功成后,又是他,让景琰为了家国天下,放自己重回战场。他却把景琰一个人,留在了金陵。

那明明就是他最割舍不下的人,然而七万人,始终还是太重了。那些夜夜入梦的人,就是他无法阻断的梦魇。他一日不功成,他们就一日无法离去。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,他活下来,就不会白白的活着,他不只是代表着自己而活着的。


所以前路上的一切事物,只要是阻碍,他就绝不能许其存在。他对自己,就像是对待仇敌一样的残忍。对那些爱他的人,又何尝不是呢。

他知道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清醒的疯狂着,和他一起,同他一样。大家强忍心中不安与不舍,陪着他,伴着他,其实都只是想让他在最后能不留遗憾。能遇到这些人,他是无法不感激的。然而在他踏出金陵的那一刹那,他,或许还有其他所有人,就都知道,不留遗憾的可能是多么的渺茫。

所以看到被气走的蔺晨重回帐中时,他给了挚友一个微笑。这也是一个懂他的人,知道他心中最深处的想念。刚想开口安抚蔺晨,天旋地转,他已然倒下。


茫茫然中,他的意识如水中行舟,载沉载浮。不知过去多久后,他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抽离感,好似这具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,这种旁观的感觉让他心惊。不多久他蓦然惊觉,自己终是阳寿已尽。

他游离的灵魂看到了飞流的不解和蔺晨的痛惜,当然还有之后发生的一切。他看到了在他意识沉浮时蔺晨亲手准备的那口冰棺,也看到了当蔺晨准备将他的身体安放到冰棺里时飞流的阻拦。两人大打出手,只因飞流单方面抗拒着他的“死”。飞流之前对“死”最真切的体悟还停留在佛牙死去之时,今次却是不一样了……

这么想着,梅长苏自然再次忆起了那个他总是不愿提起的人
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青空落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