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魂亮光反逆朱修全职伞修琅琊靖苏黑塔朝耀HP德哈rps凯歌及衍生 基本all主角受控鲁鲁赛高叶修我嫁声优本命福山润三次元男神胡歌歌

【靖苏】魂归 01

他被人送回来了。

 

冤案已雪,壮志得酬,北境的雪夜有他笑着的脸。蔺晨掀帘入帐时看到的还是这样鲜活的表情,回以一笑,下一秒,对面的人却就那样倒了下去。

蔺晨以为,以自己的医术总还能让他看到北境平复,可是事情的发展却总是这般令人措手不及。来犯的外敌刚被击退,大家总算能坐下歇口气了,梅长苏却再也无法醒来了。

蔺晨却是不愿放弃,北境苦寒,这里有别处寻不到的雪疥虫,亦有此处独有的万年寒冰。榻上卧着的梅长苏远远看去,仅似浅眠,好像谁唤了他便会应声一般。微弱的气息就像即将绷断的丝线,吊着他的最后一口命,但那也已临近极限了。

蔺晨知道,他终是想回去的,回到那个人身边。不顾数九严寒,他独入深山,刨冰带回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旁的人终也无法拂了他这个好友的意。聪慧如他自然知道,来时便不抱归念的这个人心底最深的期许。

所以,他并没有从医书中寻找答案。他知道他现在能做的一切他都已经做了,再无后手,而梅长苏想要的,也并不在此。因而此刻,他只是在默默的雕刻着他取回的万年寒冰,这是他最后能为挚友所做的事了。


自从梅长苏陷入沉睡,飞流便时时守护身旁,从不离开,便是吃饭睡觉都不离左右。长睡不醒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过,而飞流想必是不知其中差异的。如此想着,蔺晨有时甚至是羡慕飞流的。

飞流很久没见过这样不理旁人的蔺晨了。他只是觉得奇怪,苏哥哥总也不醒,蔺晨哥哥却没有在捣鼓那些炉子,而是蹲在老远的地方凿冰块。

“冷”,飞流一贯的言简意赅。苏哥哥越来越冷了。

蔺晨却只是抬眼看了飞流一眼,扯出一抹苦笑,也不答话。

忙活了几天几夜,他终于完成了自己最后能做的事,而此时的梅长苏已是气息减弱。

快了,他知道,就快了……

雕完冰块,他还剩下能做的,就只有守在那人身旁,静静地看着。他也时常会想,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,又或者琅琊书库里有他还没有采颉到的先人智慧,可是时间不等人。


梅长苏终是走完了最后一程。蔺晨没有时间悲伤,他甚至来不及安抚飞流,告诉他“死”为何物。他只是默然又迅速的起身拖过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冰棺,准备将梅长苏安置其中。

飞流自然是不肯的,苏哥哥那么惧寒,怎么能让他睡在那么冷的冰里面?!

蔺晨却无法同他解释,只是默默接下飞流招呼过来的拳脚,从他身旁的榻上抢过梅长苏放了进去。

一转身便挨了飞流呼啸过来的一拳。蔺晨没有躲,他直直接下了那一拳,用脸。飞流也楞了,蔺晨却只是抬手擦去鼻血,默默走近了飞流,抱住他,拍抚着他的背,用极低的声音告诉他,他的苏哥哥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
飞流忆起了那匹灰狼,佛牙,那是他第一知道,睡过去后还会有醒不过来的时候。他还记得佛牙最后是被放到了一个木头盒子里,周围的人用钉子封住了那个盒子,佛牙确实再也没从盒子里出来。那苏哥哥,真的也就这样再也不会起来了吗?

蔺晨默默地看着少年疑惑又彷徨的脸,片刻,转身盖上冰棺。他知道,可以启程了。


评论(5)
热度(28)

© 青空落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